<em id="rv5dv"></em>

      <address id="rv5dv"></address>

          <form id="rv5dv"></form>

                <form id="rv5dv"><form id="rv5dv"><nobr id="rv5dv"></nobr></form></form>

                        圆桌对话一:工厂自主投资供应链平台能够成功需具备哪些要素?

                        会议活动 前天
                        分享到:
                        2019年7月3日,由汽配圈主办,宁波德尔科火花塞制造有限公司独家冠名的2019『第四届』中国汽车配件行业品牌大会暨“德尔科杯”金翼奖颁奖盛典在广州·颐和大酒店(国际会议中心)盛大举行。

                        以下为圆桌对话一的内容实录:

                        主持人:正时汽车创始人 李斌斌

                        对话嘉宾:
                        快准车服CEO 蒋仁海
                        美国BPl集团副总裁兼亚太区总经理 王尚谦
                        珠?;链萍加邢薰径鲁?倪川
                        摩擦一号制动科技(仙桃)有限公司董事长 张泽伟

                        主持人李斌斌:在整个供应链的体系当中,我们的厂商在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张泽伟:摩擦一号公司的产品就是刹车片,97%的是供应美国,美国的四大连锁公司都是我们的客户,美国最大的两家采购集团是我们的客户。因为我们主要在美国,对美国的供应链平台和厂家如何,参与供应链平台和做平台,以我在美国的经验,有些区别,美国可能流通、供应链平台不是厂家的身份,也可能是中国后市场的创新。我觉得我们摩擦一号会专注做好产品,我们不太适合参与这个平台的建设,但是我们会专心、创新,希望能够把我们在美国市场,把这个产品做到安全,要比国标的标准要高,要按照欧美最基本的要求给中国广大的车主提供安全的刹车片。摩擦一号的理念就是把我们在美国,给美国客户供应的这些产品能够供应给国内市场。谢谢大家!
                            
                        倪川:非常高兴有机会谈到这样一个活动,华粤传动过去半年来有什么变化呢?因为我们中国的经济在降低,汽车行业所有都在受影响,刚才有人问我有没有影响,我说因为我们70%做OE,大众超过90%,通用50%,所以当中国汽车OE下滑的时候,我们一定是受到了影响,所以大家要做什么呢?就是要熬过去,非常高兴的是在这个环境里面,大家济济一堂,那么做维修的,在这儿从表情上看上去都不错,另外我也同意这个观点,当主机市场下滑的时候,的确就是我们维修的春天,这也是我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一个重要原因,既是参与,也是打气。

                        这些年中国汽车工业一个非常大的变化,一个是汽车向高端发展,因为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大家越来越希望买好东西,买东西越贵。另外由于中国人的特点,中国一直认为手档是比较低档一点,差一点,但欧洲人50-60%仍然是手动,自动的确实是势不可当的,尤其在中国手动的比例下降的非???,告诉大家1-5月份的数据,因为我们是中国汽车离合器行业的理事长单位,1-5月份的下滑已经只有百分之二十多了,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手动还在80%,因此华粤传动一个巨大的变化就是一定要进入到自动变速器这个行业,其中我们已经成为中国人第一个为乘用车去做DCT离合器,这是中国汽车零部件行业翻开的一个新篇章。

                        王尚谦:大家好!我是BPI集团的,作为一个美资企业,过去半年变化很多,首当其冲的就是贸易战,BPI集团在全球有20个工厂,以前主要是从中国生产到美国,25的关税到位以后,作为一个国际品牌,应该能够解决它的关税增加造成的影响,我们要考虑一部分的生产移到印度或者墨西哥,我想很多企业都在做这个事情,新车销售的下滑造成了以前OE配套产能的过剩,这些产能会留到售后,4S店不挣钱,也会把重点关注在售后,实际上在美国,售后做的是存量市场,全球都是这样,新车销售不光是中国的问题,是全球这个问题,欧洲下滑很厉害,1-5月份下滑百分之十几,对制造业来讲日子会越来越难,我们这个行业,尤其是汽配这个行业,趋势已经很明显了,由过去的分散经营,我们现在是很碎片化的市场。

                        我们现在整个汽车后市场总产值是1万2千亿,备件可能跟服务相比,有人说是4千亿,有人说说5千亿,按4千亿,1%才40亿,我们哪个平台能做到40亿,我们还是非常分散的市场,没有领跑者,大家都在尝试,现在由分散经营逐步过渡到整合的过程中,现在我还没有大批量的平台,只是刚刚开始。

                        第二个变化,从国家层面,国家开始重视标准,刹车片虽然来了,但是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制动盘标准出来的,跟欧洲的已经接近了,这是一个好的现象,以前门槛太低,加上环评和各种社保合规化,加上产能极度过剩,以后的连锁加盟,包括标准化、信息化的建设,加上品牌化运营,再加上服务引领销售,这个趋势大家都已经形成共识了,越来越明显。中国的市场跟西方发达国家确实不一样, 现在制造企业来搞平台,这在美国是没有的,你能不能走得远,不知道,现在看起来还不错,但是你是不是能够作为引导这个行业的主导力量,还要看,因为干制造、供应链平台,对你要求的点是非常不一样的。
                            
                        再就是强调一下我们雷贝斯托跟供应链平台合作积累了经验,这个供应链平台向上管理,供应商这块,经验是非常丰富的。一流的企业是制定标准,二流的企业是做品牌运作,三流的企业卖技术,搞研发,四流的企业才是干制造,所以民族品牌崛起,品牌运作是重要的。

                        雷贝斯托进入中国市场做了一些服务创新,比如在修理环节,我们没有标准,雷贝斯托把美国的标准引入进来,把我们的标准进入到修理厂,让他们知道什么样的操作流程,什么样的专业工具,项目化、价值化来操作,每个轮子上的制动件都是一个小小的聚宝盆,你能不能把可收回项目变成营收,这需要指导,制动是安全件,容不得马虎,我们在质量上把好关,配的准、送得快,让他掌握正确的技术,标准操作,同时让制动更安全,这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这才能实现产品真正的价值。

                        蒋仁海:到今天为止,我们在全国建了12个省级的仓储中心,到今年年底应该会在18个左右,到明年可能全国就覆盖了,我觉得供应链企业,还是要把基础设施做好,你的IT、仓储物流、门店运营的标准要做好。过去一年,应该说我们还是在练基本功的过程当中。我们就把我们的服务站当成是自己开的一样的,就是我开的服务站,我怎么样帮助他经营好,帮助他提高库存的周转率,帮助他服务好他的客户,现在顺一点了。
                            
                        主持人李斌斌:当我们把目光不再仅仅放在制造端的时候,当我们把目光放到整个供应链的运营体系的时候,这个问题问大家的是觉得在我们的制造端,跟供应链运营端这一块,你觉得国内这一两年以来,谁跟谁的话语权可能更强一点,这个话语权强,对行业到底是有利的还是有坏的?

                        蒋仁海:我觉得应该说制造端的话语权没有太多变化,供应链端的话语权在上升,这是我自己认为,以前我没有多少供应链企业,也不存在话语权的问题,现在优秀的制造企业话语权依然是非常强的,这是我的看法。供应链企业确实话语权在增强,因为门店几百、上千、产值10个亿、20个亿,以前这样的企业比较少,现在我觉得在上升的过程当中,我的看法是过去一年,应该是这么一个变化。

                        对行业是肯定有利的,因为一个行业没有优秀的供应链企业或者说没有优秀渠道,整个行业是不健康的。像家电行业,有了苏宁、国美,往后就出来了美的、格力、海尔,它是一个相辅相成的,供应链企业能够帮助优秀的制造企业,带来的帮助是非常大的,而且能够加速这个行业的整合,制造型企业是要整合的。
                            
                        王尚谦:产品的信息透明度是越来越大了,这种转移很明显,随着移动互联网,我们可以看到具体的配件,现在透明度越来越透明,倒逼我们很多事情要改变思维,从趋势上肯定是C端,包括供应链平台的话语权越来越超过制造企业,我觉得应该是顺应这个市场正确的发展方向。
                            
                        我们这次关税,跟他们谈25的关税,分品类,像制动盘,美国没有话语权,但是在刹车片这块不行,印度工厂、墨西哥工厂多的是,你不降有人给降,所以这就是博弈的问题。美国基本没制造,我们今天看的滤清、制动等等东西,人家都不干,但是这个产业很大,所以在美国没有一个制造企业搞供应链平台的,他们完全在品牌操作,在服务,我认为肯定这对市场是好的,因为这样会充分竞争。
                            
                        倪川:我首先赞同两位嘉宾的观点,但是有一点我觉得需要观察,也就是中国市场的成长,连锁的成长和美国的成长其实可以对比一下,一个是在国内可以对比家电行业的发展,这是非常值得我们去观察的,过去家电的销售是每个企业自己在做,后来有了一个大的市场存在,20多年以后这个市场在慢慢解体,这是我们做汽车零部件,观察我们的后市场和连锁发展值得去观察的一件事情。另外和美国做一个对比,应该把中国今天大数据的发展和互联网的发展参考进去,如果看美国,看大方向,美国的后市场的存在,这些连锁的存在,我不认为他们是属于互联网、大数据发展起来的,当然他们有用,我们现在讲大数据、互联网是习主席讲的中国现在要特别发展数据、重视大数据,中国要进入数字经济,我讲的是这样一个意思,中国是什么特点呢?在还没有把物理的连锁谁是前五,谁是前十都建立起来的时候,互联网已经来到,大数据已经来到,因此他把这个时间压缩了,我想它产生的变化会非常不一样,这些企业的成长对大数据和互联网应用得好,从速度来讲可能会比美国的这些大型企业的成长速度来的快。再过一两年中国市场的成熟度体量更大、成熟度更大,更有利于中国连锁企业的发展,在这个过程里面,从方向来讲一定会增加连锁企业的话语权。
                            
                        张泽伟:一个是制造环节,一个是流通环节,在美国来说,前些年,应该说流通环节的四大连锁,他们的话语权还是很依赖著名的品牌、著名的厂家,尤其是中国汽车零部件的升级、品质提高,使得美国这个流通环节的连锁,他们的话语权大幅提高,著名的这些,我们刹车片有雷贝斯托等,目前他们的话语权,这不是针对王总,很不幸的是江河日下。中国现在出现了蒋总、张总、三头六臂、康众,这些平台是中国后市场的良性发展跟整合,我们千千万万的汽配城迟早会消失,当然这个过程可能还比较长。

                        美国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所以按照美国的这个走法,当然也有可能快准活下来,非常成功,也可能三头六臂,也可能是箭冠、康众或者有新的出来,就跟我们2000年互联网一样,这个是非常好的趋势,而且我相信这个平台、流通做的成功的企业,他们的话语权会越来越强,是不是我们做生产的,做制造的,就没有位置了呢?也不是,一个好的平台,包括蒋总、张总和康众这些领袖人物也要非常慎重的在利润和优质产品之间做好选择,短期的利润可能会导致你的平台受更大的损失,所以我们作为厂家来说,摩擦一号专注做好产品,我们一件事情都做不完,所以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好产品赢得这些平台的选择,我们做好的厂家,来支持这些平台的发展。谢谢!
                            
                        主持人李斌斌:我们把话题集中在更小的范畴当中,就是工厂自主投资,其实供应链平台更多不需要投资,它需要的是运营,现在更多供应链平台的投资及运营方,有很多制造端的背景,给他感觉没有制造端背景简直不应该在供应链端上出来混,如果我们仅从供应链端来看,如果我真的没有做过制造业,你觉得还有没有机会,我只做分销商和代理商,有没有机会全新建立一个更符合我们的客户端跟制造端需要的供应链品牌,还是我非得有制造业经验才能做得更好。如果做供应链平台,要不要收两三个厂来玩玩,还是我已经有足够的资力来做好供应链平台的工作。
                            
                        蒋仁海:我是工厂出身的,我们做这个事,原来用了一些工厂积累的渠道资源,包括资金,我们自己将近投了一个亿,不一定说非要干过工厂的,我带着工厂曾经的资源,曾经有些创造的资源,二次创业,干了快准车服这个事,今天发的是民主制造业品牌的奖,它如果发民主供应链平台前五强也要发给快准,是因为我们带了一些工厂的资源来做这个市场,到今天为止,我恰恰不主张像台下的人说的我们也搞个工厂,也搞个平台,倒不是说快准怕谁说搞个平台,我倒是建议,实际上到今天你做平台,工厂转身做平台,如果是独立的话,实际上成功概率是很低的,到今天为止,我始终认为快准也好,今天排在前面前几家的,他依然不能说叫已经成功了,离成功还有很远的路,才多少嘛,说白了,那么大的市场,你的市场占有率才多少嘛。

                        我们行业也有几家非常优秀的企业,融资大把大把的,中驰号称融了10个亿,也是做供应链的,今天我个人认为快准也好,康众也好等等,凡是做供应链的这些,我个人认为离成功还早得很,这是我的第二个观点。

                        第三个观点,如果非得要去做供应链企业,也可以,你去思考一下,一个问题,怎么样跟快准这样的企业竞争,我个人认为,在中国,可能在北京、上海、广东这样的竞争会少,到一个县里面去,不竞争都是假的,一个县总共有50个修理厂,你怎么可能不竞争呢?比如去张总的仙桃,几个平台怎么可能不竞争,就是想明白如何跟这些已经抢占了一点先机的,我认为我们这些企业能出来,是抢占了一点先机,早搞了几年而已,那个时候很多时候是从无到有的先机,先机抢到了我们具备一定的资源,团队也好、资本也好,这个时候你怎么跟他去竞争,如果这个问题不想明白,我奉劝大家好好搞工厂,市场的需求没有变,你现在生意不好做,那是你没有做好工厂,我这家公司今年上半年销售增长百分之三四十,利润翻一倍,我也是工厂,我个人认为好好去思考怎么样做好工厂,台下所有的人如果都去搞一个平台,百分之百会死得更惨,这是我自己的一个看法。
                            
                        李斌斌:你觉得对全球排名前几的制造端要做自己的供应链平台,王尚谦总的判断跟建议是什么?

                        王尚谦:绝大多数外资企业不会干这个事,不知道这些领导人怎么考虑,我觉得这些平台首先是一个服务型平台,还拉有自己的制造,干的这个东西,要求的点是不一样的,你不能够吸引更多的客户群体,可能它有一些特定的群体,它来服务,这个时候我不做评论,我们不会做这个事情,因为它要求的资源、资金不一样。关于OES这块,这个趋势很明显,PSA,大家可能知道,已经收购了,我们现在知道国内自己土生土长的品牌,欧洲汽修在福建也收购了一家,这些洋品牌,加上OES、包括奇瑞也在搞车配件,北汽有好修养,这些是他们最大的竞争,他们以前日子好过,现在逼得他们不得不往售后,他们的技术资源,4S店人员的情况,资金的情况,如果它发力售后,我认为这会产生一种变化,现在这个现象还没有开始,但是我认为会开始,在美国OES只有30%,中国有人说OES是55或者60%亿这个会发生一些逆转,我们车龄才5年,尤其二手车一般是新车销售的3倍,现在这个趋势很明显,现在有两种对抗,一个是刚刚出现的全国供应链平台有4-5家,和区域性的一些连锁联盟在碰撞,现在大家都感觉到有一种生死逼迫的感觉了,因为这个影响从价格上、服务上各方面来讲冲击很大,这是一种博弈,另外就是OES,像德科、车配件这些人来了以后,对我们所有独立售后的冲击将会是巨大的,我觉得不要讨论你有没有制造行业还是你是各方面的投资人来讲,术业有专攻,只要能把供应链这个事情做好了,供应链为什么有存在的价值呢?第一是它给各方带来起义,给车主、修理厂都能带来利益,把整个行业的无效库存降低,我倒认为一些区域性的连锁联盟反而生命力更旺盛,这就不展开了,美国实际上就是这么发展来的,我们这个一下来就是搞全国性的供应链平台,这也是一种现象,刚才倪川总也谈到了,美国得手后市场在七八十年发展,它没有互联网,而我们现在有互联网,又有移动终端,整个过程比美国在当时那时候的过程要加快,所以在中国市场我们也是有一个二次创业,再深入学习的过程。现在可能有些领跑者,但是没有绝对的领跑者。

                        李斌斌:这样一家有产品,有制造,有技术的工厂,它要做一个开放性的供应链平台,倪川总,你觉得你是看好还是不看好。为什么?
                            
                        倪川:华粤能够进入中国的OE市场,从水福勒开始,很有意思,当时水福勒为他们的维修来找企业,当时是叫做QS9000,刚开始的时候我到英国去,水福勒英国公司谈供应链的问题,上次我和顾军见面了,我们现在在和他们合作,也就是说他们会用我们的产品,用的是OE,有很多东西他们是没有的,水福勒在中国因为离合器做的并不大,是这样一个合作关系,但是我听说他们在做这个平台,这个平台的特点非常不一样,因为你们是易损件、刹车片、雨刮片,他们要做技术型深度的东西,难度非常大,但是值得讨论,因为今天开会之前我和某一位美国公司的人碰了面讨论过这个事情,我说现在千千万万的刹车片、刹车片、雨刮器,下一步往哪个方向走,因为技术、产品非常雷同,可能免不了打价格战,我记得去年在这儿开会的时候,我问京东为什么没有考虑离合器,答案很简单,你那个东西技术性太强了。大家真的要考虑一下,不能只停留在很简单的换了之后就马上用的产品,你要考虑一下往深度走,这可能会把你企业的不可替代性做得更深。

                        刚才这位嘉宾有说到过,比如你去更换要有工具,要有什么东西,我看到的很多大公司,在这方面做的非常好,包括水福勒做的非常好,做的非常细,做了很多培训,在德国的法兰克福展专门做这样的培训,如果你去尊重技术,认为这里面有很多窍门,要为用户服务,把产品质量做好,你往这个方向,你可能扎下去,如果你不这样做,你就可能扎不下脚,很快就被淘汰。
                            
                        李斌斌:谢谢!今天我们第一场的圆桌讨论就到这边,谢谢大家!
                          
                        声明:以上内容为速记现场整理,不排除有个别错别字和语句疏漏,请谅解。发现任何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谢谢。
                            
                        0
                        推荐文章
                        一周点击排行
                        推荐阅读
                        北京赛车网上赌|官网_首页